首页 | 组内导航 | 在线教育 | 人物春秋 | 阅读广角 | 教育新锐 | 文史知识 | 思想驿站 | 美文赏析 | 资源交流 | 菁菁校园 | 教师写作 | 试卷园地
   首页 > 教师写作 > 小说 >
距离
  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09/13 点击:274 评论:0

    赵飞飞

西北风吹得正紧,零碎的雪片塞满了从城东到城西的路。年味在烧锅里炖得愈浓,人们走亲访友的热情并未因为大年初二的寒气而削减。于我,年味却在清晨瞬间熄灭······我坐上去城西的车,路很短却格外漫长,车窗外是一片朦胧的肃杀。

我住在城东,慈姑住在城西的一座小土坯房里,慈姑是爷爷的姐姐。每次放假回家,我都会从城东飞奔向城西,因为小土坯房有一股魔力,慈姑就是那个裹得圆圆的魔法师——八十三岁的手心握有太阳的权杖!我刚一进大门,她总是歪着头,像向日葵一样笑着,轻快地过高高的门槛,手伸向我,眼睛里充满了晶莹的欢快。一进屋,她就变魔术似地从里屋里掏出她珍藏已久的宝藏,打开层层塑料包裹,蜷缩着几颗融化了的橘子瓣样的糖果。

窗外的风灌进车窗,我的心打了一个哆嗦。

去年夏天,慈姑的老伴儿突发脑血栓拴住了右手和舌头,女儿嫁的远,于是所有的不幸都变成了慈姑头上的白丝。老伴儿与慈姑同岁,得病后,身心难受,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像孩子一样张着大嘴哭,含糊地大喊:“我快完了,完了!”。慈姑故意调皮地骂他一句“完了,完了,这么大人了哭起来倒没完了哈”说完,老伴儿竟噗嗤一声笑了。慈姑毕竟年纪大了,加之老伴儿肢体僵硬,光给他穿衣服就要休息几次,穿——穿——————,个把个小时便从慈姑宽广的额头上流了下来。擦完汗,慈姑歪歪斜斜地去做饭,扶着门框抬过高高的门槛。

干净的小土坯房里,两位老人正围着小桌子吃饭,白菜汤里的香气飘到挂在墙上的金婚纪念照上,照片中两位老人彼此相携,相偎而笑,像在时间的流里游了很久的一对老鸳鸯。五十年的风风雨雨在此慢慢沉淀,沉淀成发黄的旧报纸和落满尘埃的老相框。

车渐渐驶进城西,拐弯处,我恍惚看见慈姑矮矮的身影。

上一次见慈姑,她坐着小马扎和我们聊天,嘴唇有些苍白,说是给老伴儿穿衣服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离开时,她送了好远好远,拐弯处,我依稀还能看到慈姑微胖的影。

车到门口了,院里屋里全是人,熙熙攘攘的,我迈过那条高高的门槛,期待着慈姑从里屋走出来,歪着头,手伸向我,那一场景在我脑海中一遍遍重复,我期待——破灭——最后竟变成了我的一种绝望的哀求。“快去里屋看看疼你的慈姑吧”。

我掀开里屋的布帘,拨开人群,看到了安安静静躺在被窝里的慈姑,她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,面目安详,轻轻地闭着眼睛和嘴巴。我握起她的手,贴贴慈姑宽广额头,所有的魔力飞过高高的门槛,消融在冰凉的飞雪中。一切尽在眼前,却遥远的恍如隔世。

 



 

杭州文澜中学语文教研组
联系电话:0571-81952885